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3-09 09:37:51


 

知青生涯乡韵乡音乡情之(5)五哥

 

  五哥当然行五,是三哥家里的老疙瘩,1970年我下乡的时候,五哥已经结婚了,五嫂子小个儿面皮红白长得圆滚滚的,说话鸟悄的,是上沟儿的人。

五哥脾气火爆,据说没结婚以前得过神经毛病,后来治好了,但是脾气照旧。有一次五哥和五嫂子生气,打没打五嫂子就不知道了,五嫂子想不开抱起卤水坛子就喝了卤水,幸亏发现得早,赶紧抢救,都说人喝了卤水的人给灌豆腐脂子管事儿,就是拿豆腐脂子中和卤水,解毒。着急麻慌的哪有那么现成儿的豆腐脂子?就去大粪缸里舀来大粪汤子往嘴里灌,一碗就见效,吐得哇哇的。人是救过来了,卤水的毒加上恶心的大粪汤子,把五嫂子折腾够呛,趴了好几天炕儿。稍好一点儿,五嫂子出屋,扶着墙挪蹭着走,有叔伯小叔子见了问她:你还喝卤水不?五嫂子有气无力地答:不喝了,可不喝了。“再喝还给你灌大粪汤子”叔伯小叔子说。

五哥这人特别正直,平时话不多,但是急了眼邦邦的来几句也挺楞实。我在我的帖子“我的知青生涯后记 回故乡”里说过:“回首北山,山顶上一排排大黑石阴森可怖,山腰往下是我们生产队的苹果树还有山杏核桃和槐树白杨。那时我们曾经从山下挑水上山岗,一步一登高一步一展望,左首沟右首壑,我们走在那高高的山梁上。回来的路上,我和五哥唱起了:长鞭嗳那个一呀甩嗳叭叭的响嗳……嗳嗨咿呀我赶着大车出了庄那么哎嗨吆……。别人看我们太疯癫,我笑他人不会唱。……哥几个围坐在一起,小酒盅端起来喝的是滋咂作响。二哥说起了打井的故事,三哥讲起了带号的高粱。五哥回想起我们曾经一起高唱,……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五哥有些激动眼泪汪汪:我们都是艰苦患难过来的弟兄,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为了咱们哥们的友情干一个吧。小酒下肚立马满面泛红光”

每次回乡下去五哥家,五哥五嫂子都特别热情,五哥没啥话,一个劲儿的让抽烟喝水,我走的时候五哥悄悄的拿来一口袋小米儿两串磨菇啥的,后来五哥家里种大棚,每回都拿时令蔬菜,尤其是冬天,黄瓜必不可少。

五哥有三个孩子,都是姑娘,当年计划生育紧,实在是没治了才打消生儿子的愿望,大姑娘长大了,招了个养老女婿,这养老女婿特别能干,人也特别豪爽。有一年我在大棚黄瓜拉秧的时候和他要拉秧的小黄瓜腌咸菜,他一家伙给捎来两大箱子,第二年黄瓜拉秧的时候还来电话问还要不要小黄瓜。五哥现在特满足,和我说:“盖房子我没掏钱,都是姑爷张罗的,地补钱啥的都给我零花,现在冬天喝白酒,夏天喝啤酒,酒不断,酒喝没了,没有大米白面了,没有油了,都是姑爷买,我啥心也不操”。看得出来,五哥活得是相当的惬意滋润,我就和五哥说:“你当初生仨丫头,觉得挺窝囊,现在你过得比有儿子的强多了吧?一不用给儿子闹房子,二不用给儿子张罗媳妇,天天的小酒盅儿一端,滋儿咂儿的,多得儿”,五哥说:就是。2020年12月份,上山下乡五十周年,去了乡下,五哥二哥留吃饭,因为我们是集体去的,要招待村干部和几个社员,就婉拒了五哥二哥的盛情,五哥二哥和我约好,两点钟的时候给我送东西,结果五哥二哥一点钟的时候就开着电三轮去饭店,给拿了仨箱子,有豆包、煎饼、小米儿、黄瓜、叶菜、豆腐片等等,我们在饭店二楼,五哥就双手拢在嘴上,冲着二楼大喊,招呼我。冬天关门闭户的,听不到,有人上二楼告诉我,我赶紧下楼,走廊上看到五哥在大喊。原来二哥五哥要去大棚干活,又怕我走了,就提前去饭店送东西。哎,五哥二哥这个实在劲儿真是没说的。

愿五哥身体健康笑口常开生活快乐!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汉中勉县诸葛古镇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