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3-22 09:24:04


 

日子之87 小学也搞起了文化大革命

 

最早的文革小组组长姓杨,矮矮的个头儿,光腚子黑棉袄的左臂带着红卫兵的袖章。北方人在冬天的时候,老百姓如果觉得手冻得慌,又没有棉手套,就把手抬在胸前互相插在袖筒里取暖,小孩子和老农民在严寒冬天的标准御寒动作。这杨老师有一个特点,他双手是插在袖筒里了,不过他是把双手背在身后插在袖筒里,这样身体就挺得板板儿的,身体就显得高一点点似的。这也是一种本事,一般的人做不来。

街里墙上用红漆写了不少大标语,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破旧立新不破不立”,“红卫兵万岁”等等很多。

不幸,数十日以后杨老师的文革小组组长被撸了,不知道为啥,杨老师很是蔫吧了一阵。二十年后,我去乡村学校流供图书,遇到一位文革时期的师范毕业生,是我姨姐的同学。回来和姨姐说起来,姨姐说起这位同学的坎坷,当年这女同学家庭生活困苦,拿不出学费准备辍学,这杨老师在乡村教小学的时候是这位同学的老师,是杨老师给交了学费书费,给买本子,直到这女学生考上了免学费的师范生,说起来都不胜唏嘘。

  继任的学校文革小组组长姓孟,就是在三四年级教过我们脾气暴躁用教鞭猛抽黑板的老师,他组织了几个老师七八个学生去北京,去了几天不知道,反正回来之后就群情鼎沸哄哄乱嚷,有人爆料,说这组长和一个叫玉兰的老师如何如何,拿着学校的照相机就顾得他们两个人玩了,两个人猛拍照,对别人不管不顾,贴出一批大字报,配以漫画,把玉兰老师画得前凸后翘曲线毕露特别的夸张,尤其是突出两个大辫子蓝花白地儿褂子和几乎撑破蓝花白地儿褂子波涛汹涌的胸部,那个文革小组组长,小圆墨镜飞机头尖头皮鞋瘦腿儿裤,撅腚曲腿弯腰的给玉兰老师照相,还有他们两个人如何暧昧。当年照相机是稀罕物,一些人没有照到很多相片就特别的憋气,回来就闹,一时间谣言四起。

  玉兰老师胖乎乎地梳俩大辫子,夏天穿一件蓝花白地儿褂子藏蓝色裤子,啥时候都笑眯眯的,对学生很和气,说话慢声细语一笑俩酒窝。玉兰老师当年还是大闺女,还没有结婚,听到一些有损她名誉的攻击,如五雷轰顶,当即变颜变色痛哭不止。上午学生上课的时候她倚在学校水井的小矮墙上痛哭,作势欲跳井,吓得人们大惊失色又不敢靠近,最后在一位老工友好说歹说的劝说下才走出井台,几天以后玉兰老师调走了,不知去了哪里。那位组长被撤职,蔫头耷拉脑的好一阵子。其实是当年人们对于男女关系特别的敏感,两个人就是没有啥事但是被人一泼脏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铺垫。有一个年轻的坐地炮儿刘姓代课老师,根儿正苗红野心勃勃,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借去北京串联的由头子组织人攻击孟姓组长,可巧玉兰老师也去了北京,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刘姓代课老师一石二鸟一枪俩眼儿,既想野心得逞又把葡萄酸了一把。风流艳事是最趁手的弹药,所以一击成功取而代之当了文革小组组长。不过这人骨子里就坏到家了总归好不了那去,没过几天,这小子夜里去偷生产大队部存放的破四旧抄家抄上来的金元宝现大洋,被人捉住,打了个头破血流拉拉尿儿了,结局不用说,当然这学校文革小组组长也随之当不成了,代课的工作也丢了,闹了个猫咬尿泡空欢喜。

开始到处贴大字报,小学生头脑一热,联想起以前一些老师的训斥,觉得可以大诉苦水吐一吐恶气,就找学校要来一抱报纸和墨汁毛笔,让学校开条子,去粮店买(土面)打浆糊,开始了四大之一,当初学写的大字派上了用场,照猫画虎胡乱涂抹,一张张的大字报就出笼了。(土面就是把麦子加工成面粉的时候拉拉到地上的面粉,扫起来卖,叫土面,五分钱一斤,土面也不是随便买的,得单位开条子,一次只能买二斤。)小学生的尽情发泄相当的全面,啥训斥啦作业批改啦班干部指定啦,没有一点儿正经的东西,忽然有人有针对性的专门攻击几位老师,这几位老师都是家庭出身是地主家庭。闹了半天是有别有用心的老师提供材料给几个学生,当即这几位老师就被打成黑帮,停止教学集中看管。 

上课就有一搭无一搭的了。

共获得积分:3 ,共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汉中勉县诸葛古镇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